葛特離台強顏作笑,回英大反撲葛特曼發怒了,他在英國國會指控台灣是中國活摘器官的共犯結構。消息傳來,台灣既怒且驚。在4年前葛特曼強調他關注的是法輪功的人權,不希望他的研究被拿來做選舉運用的葛特曼,4年後的今天經不起反柯人士的說服,在選舉投票前兩個月來台灣借推銷他的《大屠殺》對柯文哲發動猛烈的政治攻擊。在來台前夕,先由電視節目打前鋒,指控柯文哲參與中國活摘法輪功器官罪行,並宣傳葛特曼將帶來令柯文哲一槍斃命的證據。不料葛特曼來了台灣又離開了台灣,結果,柯文哲的民意支持度未降反升,完全沒有達到在選舉中打擊柯文哲的效果;相反的,在涉及器官活摘方面,柯文哲的選舉對手姚文智丁守中雖然不肯放棄突出自己對柯文哲的質疑態度,但是提名姚的府、院、黨全都採取信任柯文哲的立場,而兩黨的國會黨團也都拒絕了葛特曼的拜會,這種被兩大主流國會黨團拒絕的下場,恐怕是葛持曼在民主國家中第一次遭遇,更慘的是他為法輪功人權奔波世界各地,如今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居然表示中國「活摘器官議題」無關柯文哲,學會並和請來葛特曼的吳祥輝劃清界線,學會還批評以活摘器官黑柯是政治操作「居心叵測」,最後,一番折騰之後,民調發現,台灣民眾絕大多數不同意葛持曼對柯文哲說謊的指控,柯文哲任葛特曼來台之後,民望不降反升。葛特曼,受過國際政治學訓練,曾在智庫工作,從一個關心國際權力大戲的政治記者,在美國聯中制蘇的親中風潮中到了中國,受到天安門事件衝擊,1990年代末,開始關心法輪功,但是他對法輪功最自我珍惜的宗教信仰並沒有興趣,他說「我不想去報導法輪功的信仰活動,也不想去分析」,他强調他關心的是中共和法輪功的矛盾。2012他接受<大紀元>專訪說,他在2005年、06年,——針對關於法輪功和中共當局之間的矛盾,他決定寫一本書。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關於國際政治的主題,然後他再進而專注於活摘器官調查,再因為曾經是猶太人身份受苦而成為人權運動者,終於受到相當重視而陸續被邀請到美、加、澳、英國會甚至蘇格蘭、威爾斯議會做證,建立了聲望,他自傲地說,現在「我不只是記者,我代表了一個(全球性的)很大的運動。」一個到現在連中文都不會講,更不懂醫學的人,在嚴峻條件的限制下,居然持之以恆地完成了洋洋灑灑的調查報告,並僕僕風塵奔走於各民主國家的國會,其工作的艱辛可想而知,其毅力的堅決非同小可。只是他來台目的,從拜會國會,爭取朝野政黨和民眾的支持全都落空,還而淪落到要赴法院出庭,失敗得很徹底,因此當葛特曼離台前被柯文哲告訴的官司很有信心時雖然笑掛在臉上,但是歡笑未免出於強顏。火大離台後,他到英國國會做證進行對台灣的大反撲,語不驚人死不休地指控根本是台灣,而不只是柯文哲,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的全球最重要的共犯結構!葛特曼大轉彎,劇情編得很幼稚在台灣有關葛特曼過去的言行,法輪功機關報 <大紀元> 有相當多的報導。過去<大紀元>的報導中(註1),葛特曼一貫地對柯文哲贊佩有加,用的形容詞,像什麼有勇氣、「有國際級的貢獻」等等都非同小可,不料來到台灣之後,葛特曼對柯文哲指控時,用的措辭,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又是說謊的人,又是做了最邪惡的事,嚴厲得不得了,這些話聽在過去常讀<大紀元>的人肯定錯愕得不得了。註1:至於對柯文哲,<大紀元>除了2014年11月有一兩篇評論指責柯文哲不為法輪功說話,反對柯文哲當選外,基本上對柯文哲的報導是正面的。根據葛特曼在10月4日的說法,他戲劇性的轉變在今年才很突然地發生,他今年收到一封電郵,附件有2008年柯文哲醫師參加在中國舉辦的「第四屆全國心肺移植高級研討會暨首屆ECMO培訓班」時和中國醫師合拍的照片,葛特曼說,他調查過,和柯文哲合照的醫師都是長期活摘器官的人。他説看到相片,他的嘴巴都掉下來了。這封電郵居然威力強大到有如原子彈,實在令人稱奇。是因為他突然發現柯文哲居然和中國醫生好到可以合拍照片?還是第一次發現柯文哲居然在中國葉克膜研討會議中演講?而這兩件事葛特曼都因為事先受到柯文哲的謊言誤導而都不知道?葛特曼這一個大轉變的故事,情節很古怪。首先,他的書中不是記戴了不少當年活摘器官的中國醫生對柯文哲刻意親熱的話,像是「你是我們的一份子。你是我們的兄弟。」等等,雙方語氣都你儂我儂到這樣程度了,合拍照片算是什麼?葛特曼為什麼容許,甚至把你儂我儂的情節當自己最寶貴的証據,卻對普通到不行的照片發火?葛特曼行事做風未免編得怪的可以。其次,葛特曼真的被誤導到以為當年柯文哲遇到中國醫生必鄙夷到要拒絕合照的地步,而中國醫生還只會唾面自乾地向柯文哲娓娓道出許許多多足以讓葛特曼聽了如獲至寶的訊息?第三,無論在書中,或到美、加國會做證,葛特曼都拿柯當最重要的證人,那麼大記者,具備國際戰略情報能力的智庫專家葛特曼,全心盯著活活摘器官,真的會因為被柯文哲欺騙,以致於不知道柯文哲受國際敬重是擁有葉克膜的絕活?或者雖然知道絕活是葉克模,也知道柯到過中國十幾次,卻仍然能騙倒了葛特曼,以致於他堅信柯文哲從來就是拒絕在中國葉克膜研討會中演講?而葛特曼居然一片就足足10年都搞不清楚狀況,以致於突然有人寄照片檢舉才恍然大悟更悖然而怒?葛特曼轉起彎來,動作超大,超戲劇性,但是劇情編得也超粗糙幼稚。懷疑葛特曼這位人權鬥士說謊嗎?無論如何在柯文哲事件上葛特曼是說了不少謊的。現在要進一步指出葛特曼在美國和加拿大等國國會的證詞,關於柯文哲的証詞都正是如假包換的謊言。葛特曼的運動手段之一:小説策略葛特曼會在台灣掀起這麼大的真真假假的爭論,跟葛特曼寫書和推展運動的手段息息相關。首先,他希望他的書像小説而不是精準但枯燥卻符合嚴格法律要求的報告。2016年他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他希望這本書不要「像是一份法律文件」,「所以我寫這本書幾乎就是一種——不是以一個記者來考量——讀這本書,幾乎就好像你是在讀一本小說。」「就是那種書,你拿起來就不想放下的書。」法律文件和小說最大的差別在於,一個只有事實和清晰的邏輯,精確而沒有模糊的空間;一個或許有堅實的事實基礎,但是想像的和戲劇性的舖陳更重要,經過想像的穿針引線後,故事發展空間就會愈大,愈懸疑愈精彩。葛持曼強調他要用故事的魅力去「強迫人去聽,強迫人去採取行動,強迫人去思考這個問題。」也因為太「小說」了吧,所以柯文哲初看到內容時說寫得太誇張了。問題是,專家看到了誇張的地方,往往是門外漢的云云大眾最感興趣的所在,也是八卦和肥皂劇吸引大眾之所在。關於在書中安排想像空間和懸疑這件事,葛特曼在接受台灣越洋視訊採訪時說:「我承認書中有地方寫得模糊不清,這可以有許多不同詮釋。」他在10月2日的記者會中更進一步強調,「我說過這是一個模稜兩可的段落( ambiguous section),你可以解讀的跟吳祥輝看法一樣,如果你喜歡,你也可以把這件事解讀成(柯文哲)相當清白無辜(fairly innocently)。」這夠天才了,他認為模稜兩可很好,因為會引起討論,很有價值。他似乎完全忘了在2014年他透過律師函強調他的書的英文版非常精確,不能用來質疑柯文哲——前後對照,過去要人不可以質疑柯文哲,現在說你可以質疑是好的。很難相信,這樣的話出諸於一般認為黑白分明、嫉惡如仇的人權運動家嘴巴,這語氣豈不是只有不願負責任的爛政客才會有的典型?葛特曼手段之二:兩面手法其次,葛特曼採取在國會證詞和書完全不同,及對台灣對國際「內外有別」而且互相矛盾陳述的策略。葛特曼決定寫一本法輪功的書後兩年,2008年7月採訪了柯文哲,2013葛特曼和柯文哲三次書信往來校對書中內容;2013年6月12日柯文哲回覆說故事看來OK;2014年1月9日柯文哲答應對書中內容具名負責;2014年8月,葛特曼《大屠宰》出版。書中葛特曼雖然努力把柯文哲當成器官仲介者的角色的方向柯文哲提問,但是柯文哲的回答很清楚地說他講的活摘器官的故事都是聽來的,不是他自己做的。在彼此幾次確認後,問的口氣沒改,但答的內容就依柯的陳述確認下來了。這也是葛特曼不得不一再承認他的書沒有説柯文哲是器官仲介的理由。書雖然這樣寫下來了,但是葛特曼在國會的證詞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今年9月6日,媒體在<柯文哲說謊?葛特曼偽證?>的標題下,撥出了一段葛特曼2012在美國國會做證的證詞。葛特曼在美國國會做證時說柯文哲「長久以來,他曾把他的多位病人帶到中國去獲得腎臟肝臓等」並和中國醫生議價,「直到北京奧運(2008年8月8日)前他還在執行這個業務。」(註2)註2:2012當時葛特曼既然這樣認定,那麼豈不就是認定柯已經做了最邪惡的事,比起來,教中國人葉克膜不是等於小兒科?那麼直到2018年盛贊柯的道德,來台卻為柯參加中國的葉克膜才說柯最邪惡,葛特曼前後標準真是錯亂得荒唐。另外,為什麼從2008要一直到2018才知道柯文哲到中國教葉克膜?不會太荒謬? 柯文哲明明說的是他聽到的故事,葛特曼為什麼做証成柯文哲自已做的事?葛特曼是惡意的說謊嗎?且先從善意的角度推測,做為一個運動的狂熱者,葛特曼當時的心証的確是相信柯文哲帶人去中國買了器官,並不是惡意說謊。到了2014年10月21日,就在<大屠殺>出版的3個月後,活摘器官議題在台灣引爆的前夕,葛特曼又到加拿大國會做證,在會中他重複和他在美國一様的証詞。然後在11月,葛特曼律師的正式回函給柯文哲説他們已經詳細檢視書中有關內容以及訪談記錄,認為不應該把柯文哲當成是器官中介者。毫無疑問的,葛特曼在國會證詞和在書中以及對台灣的柯文哲,完全採取了兩面手法的策略而在美、加國會都做了偽証。且再善意地理解一下他為什麼做偽證。假使他不做偽證,那麼他在美國會的証詞,就會變成:「我,葛特曼,聽到了一位我不講出來他的名字的台灣醫生,他聽到了中國醫生向他說,中國的確有活摘器官這麼一回事,我現在就把我聽說到的聽說向莊嚴的聽証會報告」。這樣地把道聽塗說捕風捉影的証詞搬上堂堂國會,豈不是很荒唐?所以葛特曼只好在沒有任何証據之下,硬著頭皮掰他的證詞依據的是親身帶人去中國換法輪功器官的醫生說的。不管有沒有和柯文哲確認書的內容,他在美、加國會都一口咬定柯文哲帶人去買器官,說明的是他為了打擊邪惡的惡政權,已經鐵了心,認為為達到崇高的人權的道德目標,採取的手段便無所謂合法或道德的問題,這樣,他用了書和國會證詞不同,台灣島內島外有異的兩面手法,在國會咬定國際級名醫柯文哲是器官活摘罪犯以增加自己證詞的份量並强化故事的小説性感染力。葛特曼被迫承認在國會做偽證有趣的是今年來台前夕,台灣黑柯人士如獲至寶地找到葛特曼在美、英國會證詞,便透過越洋視訊,希望葛特曼大大發揮,不料由於柯文哲嗆聲提告,於是葛特曼當興致盎然的黑柯人士提問柯文哲帶了什麼人到什麼醫院換器官時,葛特曼居然這樣回答説:「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中間人,我沒辦法說清楚,我不確定,在聽證會,或許我說了,我不知道他帶病患過去,不知道他是否打通關」這不是承認自己做了偽證是什麼?但是他雖然然認了一些錯,但警覺到不可以全盤認錯,他努力找到了一根免於所有證詞全面沈沒的稻草,他說「是的,柯獲得了五折的(器官)價格」。葛特曼會這麼肯定地說柯文哲獲得了五折的器官,依據的應該是,書中有這麼一段,柯文哲說,中國醫生對柯文哲說可以用五折的價格賣給他。葛特曼依據中國醫生這句話衍出一定是柯文哲先向中國醫生議價,所以中國醫生才回這句話,而且雙方就此成交的結論。只是依書中敍述,很明顯,真正的故事是中國醫生主動向柯文哲推銷,而不是被動還柯文哲的價。無論如何,必然要有帶人去打通關,至少柯文哲是中間人的前提,柯文哲和中國醫生間才會有議價的後續。如今天的葛特曼居然可以在柯文哲沒有帶人去打通關,也不是中間人的前提下,讓議價和獲得器官的後續憑空出現。可見一旦柯黑興致盎然地把台灣島內島外、書的文本和國會證詞湊在一起時比對時,葛特曼的兩面手段就只有穿幫的份,於是情急之下,小說愈編愈離譜了。經過這一番衝擊,葛特曼在10月2日的記者會非常謹慎,關於柯文哲是不是仲介的問題,他的說法變成了柯文哲是「一個溝通橋樑——潛在的橋樑」(he was a conduit, potential conduit )。這真是令人發笑的「指控」:當我們說有關渡是一座橋樑是說這橋樑是事實存在的,但是當我們說關渡有一座潛在的橋樑時,是說這橋梁還沒有搭起來,並不存在。於是,在視訊會中「是的,他在中國議價,得到了便宜的器官」的指控,在記者會會中像都消失了。他全盤推翻了自己在各國國會的所有關衽柯文哲的證詞了。真是陰錯陽差極了,柯黑搭了國際舞台請來葛特曼要毀滅柯文哲,不㪵葛特曼竟在舞台上演出了一齣承認偽證的自毀戲碼!柯黑人士問難道葛特曼會在各國國會做偽證,現在葛特曼現身說法是「我就是偽証。」毫無疑問的,被迫承認在各國會做偽證,對一個仰賴信用維生的人權運動者,這打擊夠猛烈了,對他造成的,必然比被台灣朝野拒絕更深透過骨髓的劇痛。憤怒嗎?葛特曼帶著笑容地離開台灣,但是我們馬上看到他在西敏寺新的聽證會中的反撲,他炮火全開,控訴台灣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最重要的共犯!人權運動者一旦憤怒起來,動作真是不可思議更是非同小可。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q36jqfzyd 的頭像
jq36jqfzyd

精品射出站www.cn6r.com

jq36jqfzy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